查看: 3193|回复: 0

车工要价高,月薪过万招不到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2-17 21:55:50|来自:中国浙江湖州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要招五六个工人,昨天没招到,自己熬了个通宵赶货。”2月9日清晨,康乐村制衣厂的王老板疲惫地说。他两三口吃完手中的早餐,一手拿着衣服样板,一手拿着招工的纸牌,挤进招工队伍里。

1.png
     每年的正月十五前后,是广州制衣工厂的黄金招工季。连日来,广州市海珠区的“制衣村”又出现了“招工长龙”。与普通招聘会面试的情景不同,在这里,众多制衣厂老板每天排着长队,站在道路两旁,等待工人前来。

走访:
     老板列队翘首以待“打工人”

     “这是广州人气最旺的一座桥。”春节后,第一次来广州务工的陈大姐站在康乐桥头,此次带她入行的同乡边走边说。陈大姐手里拿着热腾腾的早餐将信将疑,眼前这座只有十来米长,两车道宽的小桥人气最旺?

      与每个刚来到康乐村的务工者一样,仅仅一个上午,陈大姐就认同了这个说法。因为这里是广州著名的“制衣村”。

1.png
      制衣村一般指广州海珠区的康乐、鹭江、五凤、大塘等城中村,由于毗邻广州最大的布匹市场——中大布匹市场,以及多个轻纺城。在城中村老旧的握手楼之间,街巷蜿蜒之处,形成了上万家以小作坊为主的制衣厂。

      此时,正是“制衣村”招工旺季。窄窄的城中村大街上,人头攒动。数百米的街道,站满了招工的制衣厂老板,等待着工人们的青睐。他们手里一般拿着两样东西,一个是要做的衣物样品,一个是写着工种的纸板。上面写着“电剪”“四线”“大烫”“尾部”等招聘的工种名称。

1.png
      而穿梭在道路中央的则是应聘者们。他们走走停停,摸一下样衣的面料,仔细查看针织的手法,再细问一下单价,默默在心里计算一天下来大概的酬劳,衡量过后有的跟着老板走向制衣厂,有的继续在老板堆里寻找机会。

     在拥挤的人流中,拉货的电动车和三轮车急促地按着喇叭,在人流中艰难穿行。每隔几分钟,就有一辆载满垃圾的三轮车汇入其中,它们负责运输这里每天产生的废料。

1.png
       维持秩序的城管和村治安队不停地将人群向路两边驱赶,他们手里的喇叭在发出尖厉的“嘀嘀”声后,循环播放着:“招工靠两边,别挡路中间!招工靠两边,别挡路中间!”

       春节过后,每天早上7点半到11点之间,这样的招工场景都在各个制衣村上演。一位制衣老板告诉记者,招工需求明显比往年要多,车位工、烫工是最紧缺的岗位。

老板:
     日结工资开到1500元月薪过万招不到人
         对于制衣村的老板而言,今年开春后的关键词是“忙”:白天招工,晚上赶工。

      “整衣衬衫,600件,每件6元。”早上8点,康乐村大街上,已经站满了招工的制衣厂老板。来自湖北的李老板坐在电动车上,一手高举着招工牌,另一只手拿着一件蓝白色的碎花连衣裙样衣,等待着工人的问询。

1.png
     因为当天要完成出货,李老板将待遇从6元每件提升至7元每件,但半天过去,依然没有招到合适的人。“本来客户给的定价就不高,现在是旺季,车位(车工)要价比较高,要不是我今天急着出货给客户,根本不会涨到7块钱,我自己都赚不到钱。”李老板说。

1.png
      和大多数人一样,王老板拿着样衣和招工纸板,招呼着来找工作的工人。“厂里有上千件货等着交货,工人却只有3个。”每年春节后,制衣村都会遇上“招工难时刻”。王老板介绍,随着疫情放开,今年很多服装档提早开张,订单也早早地被送往各制衣厂。老板们手里有的是订单,缺的是工人。

     “尤其是开年的第一个月,订单量大,但由于工人们还没回来,因此出现了工人紧缺的现象。”王老板说道。为了按时完成订单,留住客户,制衣厂的老板们往往会阶段性地提高待遇,吸引工人。

1.png
     “像这件衣服,去年是5.5元一件,今年是6元一件,每件涨价5角。”王老板透露,过去同期,大部分工人期望日薪为400元-500元左右,但是现在工人们期望日薪上涨至500元-700元。

       一家规模约50人的制衣厂,希望招聘长期车工。开出了万元月薪,并表示厂房、宿舍均配空调,但仍无人问津。该工厂老板无奈表示:“现在人难招,前几天开出1500元的日薪都找不到技术好的工人。”他表示,自己的制衣村按计件算,目前工厂收入最高的车衣工每月薪资均在万元以上。

务工者:
     “今年开春工资更高,零工更划算”

     “零工当天结账,灵活。长工要一个月才发工资,但稳定。”河南人老陈到广州做制衣已经10多年,去年12月回了老家,直到元宵后才回到广州,这几天他一直在物色合适的零工。

1.png
        在拥挤的村大街上,老陈熟门熟路的边走边看,不时停下脚步,拿起老板手里的样衣仔细端详。衣服的布料、样式,甚至有几条缝线、几组花边、几个衣兜,都是他们要反复考量的,因为这些决定了做工的难易程度,也决定了每件衣服的耗时和工费。

“卷边3毛一件”“四线6毛一件”……每看到一件衣服,他都会快速在心里盘算,自己干一天能赚多少钱。一旦发现有更高收益的工作,他很快就会转投下家。

    “在这里,一件衣服的缝合工序准确地分为不同的部位和工序。” 老陈告诉记者,例如车工、四线、下摆、领口、衣服打包等。每个环节对制衣工人的技术要求都不一样,耗时也不一样,工资不仅仅跟质量挂钩,还跟数量挂钩。

1.png
       比起立即进厂做长工,在开年的头一个月,经验丰富的工人们更倾向于打零工。第一个月是制衣厂的旺季,订单多单价高。单价高、“出粮”快是零工诱人的重要原因。去年开年就赚到2万元的梁淑芬,年初六就从湖北回到了广州。她边走边向记者分享自己的经验:“广州这里工厂多,招工多,工资也高。我准备先做一个月的零工,再找份长工。今年我一定要把去年少赚的赚回来。”

破局:
       广清联手打造千亿级纺织服装产业集群

      制衣村的大部分制衣厂规模在百人以下,货物多以供给当地批发市场为主。在这里,几乎每个制衣厂老板都尝过雇用零工的甜头。刚开始,他们只要在市场上开出与长工的平均日薪相当的薪酬,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前来应聘。零工不仅灵活性强、随需随招,更能适应制衣厂紧跟市场、快速供货的节奏。

      “曾经的制衣村真的很辉煌。”每逢招工旺季,不少老板总会回想起自己刚来广州打拼的日子。“整个村子就像一座不夜城,灯火通明,机器24小时不停运转。所有的人都在拼命挣钱,干得困了就在睡在裁床上,耳边听着机器在转,就像在听致富经一样满足。”

       然而近年来,随着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转移,依靠庞大的、流动的零工群体维持生产的制衣厂,渐渐感受到了压力。制衣村未来将何去何从?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以制衣村为代表的广州服装产业该如何高质量发展?

1.png
      记者注意到,在海珠区数个制衣村的村口,有几辆来自清远的大巴车停靠在街边。大巴车上挂着“大量招聘裁缝工8000元/月-12000元/月”的横幅。据了解,这是广清纺织服装转移产业园安排的大巴车,免费接送有意向的工人到园区参观。

      去年,广东出台《关于推动产业有序转移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若干措施》。广州提出中大布匹市场将转型升级成为专业市场创新发展的示范区,逐步纾解制衣厂、仓储等纺织服装下游产业。

       近两个月以来,广清两地在服装产业转移方面动作频频。记者了解到,当前,广州和清远正合力探索并推动纺织服装产业梯度有序转移、产业集群共建等新模式,以园区为载体培育产业生态等一系列的尝试。

      广东财经大学教授、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王先庆认为,通过广州、清远这种形式的产业转移合作,会促使产业有进一步做大做强的动能。他表示:“纺织服装企业可以在广州定制、展示,在清远进行加工生产。线上与线下、工业与消费的融合使这个产业更有利于扩散,带动两地价值链同步提升。”




内容来源:羊城晚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