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4|回复: 0

[网友爆料] 全世界的打工人正如何支持着巴勒斯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1 09:19:05|来自:中国浙江湖州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png

在过去半年里,我们看到各行各业的劳动者挺身而出。他们是码头工人、医务工作者、骑手、程序员、便利店员工、研究生工人、退休教师、杂志编辑、全职主妇和求职者。他们罢工、组纠察线、集体抵制;他们扰乱、发声、辞职;他们筹款、集会、声援加沙同行。而就像在其他劳工行动中那样,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其中包括来自雇主的霸凌和报复(例如星巴克)、去政治化的职场环境、将劳动者异化和原子化的资本主义工作制度、乃至来自工会本身的沉默与敌意(比如UAW的一些武器厂)。他们中很多人甚至为坚持道德原则而丢掉了工作;他们知道团结意味着将个人利益置于风险中,而他们不后悔自己的所言所为。
我们在向这些珍贵的行动者致敬的同时,也不会忘记是巴勒斯坦的解放让我们团结到一起。这需要我们不断思考自身如何作为劳动者在工作场所捍卫我们的道德准则,如何与其他人一起面对这些困难。我们已经看到,当劳动者有力地凝聚起来,我们不仅能为自己和每一个人争取更体面的劳动条件,也能对自己的劳动产出有更多的话语权,让自己的劳动服务于人性而非其毁灭。
编者注:“抵制、撤资、制裁”(英语: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 Movement,简称“BDS运动”)是自2005年7月9日起,由英国社会运动组织一项全球性的运动,目的是向以色列施压,呼吁以色列政府停止占领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尊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平等权益,并尊重居于海外的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权。


Part1 劳动者如何支持巴勒斯坦、反对种族灭绝?

● 揭露和反对老板与种族隔离的共犯关系

2021年,一群匿名的谷歌和亚马逊员工第一次在《卫报》发布声明,谴责两公司为以色列政府和军方提供云端技术。去年十月以来,他们从网络走向了前台,以更强烈的姿态反对谷歌与以色列国防部的勾结,并推动着更多科技从业者加入“技术反对种族隔离”(No Tech for Apartheid) 的行动中。十二月,谷歌员工在旧金山谷歌办公楼前集会,抗议Nimbus项目,为Mai Ubeid守夜。Mai Ubeid是来自加沙的软件工程师,曾是谷歌项目实习生,她和她的家人在这次空袭中丧生。谷歌仍对前实习生的死亡默不作声。
今年年初,23岁的软件工程师Eddie Hatfield因扰乱由谷歌赞助的以色列科技会议而被谷歌开除。今年四月在谷歌办公室的抗议和静坐后,又有五十名谷歌员工被报复性开除。与此同时,许多谷歌员工做出了辞职的决定,其中包括信任与安全政策员工Vidana Abdel Khalek。宣布辞职的当天,她向公司高管群发了一封辞职邮件,其中写道:“如果你向一个政府提供云人工智能技术,而且你知道这个政府正在实施种族灭绝,滥用这种技术来伤害无辜平民,那么你就远非中立……你现在就是共犯。”
除了谷歌员工,数百名英国国家医疗服务(NHS)的劳动者,在去年12月封锁了美国间谍科技公司 Palantir 的伦敦办事处,并高喊,我们的NHS容不下战争贩子。此前,Palantir获得了与NHS合作的价值 3.3 亿英镑的合同。然而人们不仅抗议Palantir向以色列政府提供情报服务,也对Palantir使用患者数据的方式表示担忧。
与种族灭绝政权的勾结绝不仅仅局限在欧美,跨国公司把全球各地的劳动者卷入了这些联系里。去年12月,日本东京的便利店工人工会成员也在7-Eleven便利店总部,抗议7-Eleven给以色列士兵提供半价优惠。这些士兵已经在加沙杀死超过一万八千人,在西岸杀死超过三百人。


● 集体辞职

为抗议种族灭绝和犹太复国主义而引发的集体辞职潮也出现在文学界。在文学杂志《古尔尼卡》(Guernica)发布一篇名为《在破碎世界的边缘》的文章后,引发多名编辑辞职,多名作家撤稿。在辞职信中,非虚构部门编辑朱萸写道:”这是把极其反常的事物(占领、种族隔离、种族灭绝)正常化,接受悲哀和’复杂‘的现实,在不可变量中揣摩彼此的人性。...在种族隔离根基不变的状况里谈论普遍的人性,却不呼吁废除这体系,是违背了古尔尼卡的宗旨。 继续为这样的出版提供劳动,会改变我的劳动的性质。因此,我选择辞职。“ 辞职潮发生几天后,那篇饱受批评的文章被撤下。
● 推动工会发声和变革

尽管辞职是拒绝让自己成为共犯最直接的选择,组织起来推动职场变革或许符合更多人的实际考量。比如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在去年十二月呼吁以色列停火——这是普通工人通过联署信、邮件、教育、BDS决议不断给领导层施压的结果。
可惜的是,自发出停火呼吁以来的一个月里,UAW没有采取任何具体措施来停止生产用于屠杀巴勒斯坦人的武器。 相反,工会领导层似乎将其停火呼吁视为组织的终点,而不是起点。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劳工声援巴勒斯坦(UAW LABOR FOR PALESTINE)一直在推动和工会领导层对话,要求工会为阿拉伯员工做更多,为加沙做更多——包括停止武器生产。有大量工人,不仅在工厂,而且在大学,通过许多STEM 奖学金和研究支持,参与了武器生产供应链。就像很多其他职场,许多工人并没有将巴勒斯坦问题政治化,即使他们有,也重重受限。 而且由于工会合同中“管理权”条款占主导地位,工人对他们生产产品的使用方式没有发言权,这意味着工人没有现有的合同机制可以拒绝向以色列运送武器。“不罢工”条款进一步使以停火为诉求的停工和行动无法受到保护。但尽管困难重重,支持巴勒斯坦的劳动者明白,任何工人都不应该依靠战争和帝国的恐怖来获得工作保障。


● 集体抵制

去年11月9日,印度多家工会发出联合声明,表示与巴勒斯坦工人站在一起,拒绝莫迪政府送印度工人去以色列务工,并要求政府废除与以色列的劳务输送协议。在五月,以色列外交大臣访问新德里,并与印度政府签下输送42000名印度工人到以色列务工的协议,其中大多数工人将从事建筑施工。最近,政府又响应以方要求,计划为以色列输送9万名印度建筑工人。以色列建筑业是巴勒斯坦工人最主要从事的行业,巴勒斯坦工人占到建筑工的65-70%。印度工会联合声明表示,输送印度工人去以色列,既是羞辱印度工人,也是让印度工人成为以色列屠杀的共犯。工会同时号召印度工人抵制以色列产品,拒绝运送以货。声明最后写道:“我们要求以色列立刻停止对巴勒斯坦的侵略,停止占领。我们要求巴勒斯坦的家园主权被捍卫。这是实现和平的唯一途径。”
今年二月,印度水运工人联合会宣布拒绝为向以色列运送武器的船只装卸武器货物。印度每年向以色列输送价值70亿美元的武器,印度公司在印度各地的工厂生产多种以色列武器。同时,印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以色列武器采购国,约占以色列向世界出售的所有武器的 46%。在加沙种族灭绝期间,印度甚至向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输送杀伤性无人机。印度水运工人联合会代表印度11个主要港口的3500名工人,隶属于世界工会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印度南部有着悠久的反帝国主义历史、共产主义斗争,以及巴勒斯坦团结的历史。 在最近的全球工会代表大会上,印度水运工人联合会代表见到了来自巴勒斯坦的代表,决定尽自己的一份力响应号召,不装在任何载有武器的货物。


此外,国际应用程序运输工人联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App-Based Transport Workers或IAATW)在二月底通过动议,宣布抵制美国的化石燃料跨国公司雪佛龙(Chevron)旗下的加油站,包括雪佛龙、加德士(Caltex)和德士古(Texaco),以抗议其在种族灭绝中的同谋行为。雪佛龙直接参与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海洋天然气储备的掠夺,侵犯巴勒斯坦的资源主权,并为以色列的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IAATW有来自二十多个国家的十万多会员,由26个司机和平台工人工会组成。这项动议的灵感也来自于南非反种族隔离斗争中对壳牌石油的禁运。工人联盟表明了对巴勒斯坦的明确支持,并承诺采取与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除了司机们在工作和非工作期间抵制雪佛龙的加油站,IAATW也计划和气候正义运动一同组织罢工。
组织者发起的#StrikeGermany也让很多文化工作者签署声明,抵制德国文化机构,抗议德国再次选择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 团结罢工

2023年12月11日,全球响应加沙公民社会的呼吁举行大罢工。除了许多店铺选择关门以示团结以外,各地劳动者们举行了不同的抗议活动。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抗议者在以色列货运公司以星的办公楼抗议;加拿大密西沙加,超越两百名工人在以色列军用飞机和无人机的引擎制造商Pratt & Whitney公司外封锁抗议;在美国新泽西Parsippany,星巴克工会成员也举行了小型的罢工声援。
在最近北美的加沙团结营地遍地开花之时,许多学生也纷纷呼吁教师保留自己的劳动,不批作业,把课堂转移到团结营地,保护学生。
● 扰乱物流

自种族灭绝发生以来,巴勒斯坦工会多次呼吁全球工会和劳动者停止对以色列的武装。11月,意大利左翼工会SI Cobas响应巴勒斯坦工会,举行全国罢工。工人封锁萨莱诺港(Salerno),阻止以色列货运公司 ZIM 进入提尔。工会表示:物流是一个关键环,需要封锁才能与巴勒斯坦兄弟姐妹建立团结。
在澳大利亚,港口成为了巴勒斯坦抗议集会的中心。这些封锁港口的抗议离不开市民和港口工人工会的合作。比如在今年一月,由支持巴勒斯团体和个人组成的社区纠察队,在四天三夜里阻止了以星航运ZIM旗下的船只在墨尔本港口卸货,导致四艘货船和 30,000 个集装箱搁置。港口封锁最初由工会成员支持巴勒斯坦(Unionists for Palestine)组织,同时逐渐吸引了更多的团体参与进来,包括支持巴勒斯坦组织、原住民组织和反战组织。组织者轮班工作,连续阻止六班港口工人进入码头,迫使以星恒河号在海湾抛锚多天。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海事工会建议成员不要越过纠察线。许多码头工人本来会被警察护送到码头,但他们拒绝越过纠察线工作。线上筹款为工人们筹集了超过 25,000 澳元,他们最初在不工作的日子里没有得到报酬,但在工会确保码头工人工资后,这笔钱被转用于加沙救灾工作。
在美国西海岸,也有上千名抗议者从清晨开始,集会、游行、组成纠察线,关停了整个奥克兰港。在一月的一次封锁中,一位码头工人说:“我在港口工作了十年,我可以肯定地说,今天这里一切都不同于往常。 在种族灭绝进行时,又怎么可能一如既往呢?” 国际码头和仓库联盟工会ILWU代表告诉人群,由于组织力度大,公司当天取消了所有工作。 他说,ILWU Local 10支持工人的斗争,ILWU的原则是尊重所有纠察队,有责任帮助任何陷入困境的工人。
● 抗议军工厂

在欧洲,工人声援自由巴勒斯坦(Workers for a Free Palestine)组织了许多次大规模工人行动。去年10月,超过 150 名工会成员在肯特郡的一家 Instro Precision 工厂(埃尔比特系统公司的子公司)拉起了纠察线。 11 月,400 多名工会成员在罗切斯特封锁了英国军火商 BAE Systems 公司。也有上千名工人封锁了英国四家武器工厂,这些工厂为以色列生产轰炸加沙的 F-35 战斗机生产零部件。F-35是英国对以色列最重要的武器出口之一。抗议者包括来自多个不同工会的教师、医疗人员和其他职业的劳动者。
一同参与工厂封锁抗议的还有法国、丹麦和荷兰的工人。3月在英格兰和苏格兰,1000多名工会成员封锁了向以色列供应武器的主要军火工厂。位于切尔滕纳姆的GE Aviation Systems和位于爱丁堡的Leonardo UK公司被抗议封锁。这两家工厂都为以色列军队目前用于轰炸加沙的 F-35 隐形战斗机生产零部件。


● 求职者也可以支持巴勒斯坦

今年二月,日本的伊藤忠宣布与以色列军火公司埃尔比特系统终止合作。这离不开市民的持续施压和南非在国际法庭的重要听证。在此前民间对伊藤忠的抗议中,也有来自求职者的抗议。一个名为Decolonize Recruitment的倡议,呼吁从求职者的角度,抗议伊藤忠商事等企业在以色列的种族灭绝和巴勒斯坦种族清洗中的共谋。
日企伊藤忠航空的母公司伊藤忠商事连续六年在就业热门企业排名中位居第一,以年收入高、福利好、业绩强等理由受到求职者的欢迎。但伊藤忠航空所做的生意,却是与以色列军工公司埃尔比特系统公司合作,生产用来屠杀巴勒斯坦人、“实战检验过”的武器,支持种族灭绝。“持续武器供应,杀伤人类和动物,毁坏环境,也能叫‘可持续’吗?在这样的企业工作,能感到安心和幸福吗?无视25000人要求不再为屠杀递刀子的呼声,这样的企业有什么信用可言?……一边在表面上声称是超优良企业,另一边让双手沾满血却连手也不洗就继续招募新人,作为企业是极为欺瞒的。我想呼吁那些正在和计划找工作的人,我们的志向和支持,成为了企业掩盖恶行的材料。企业不正义的时候,求职者也有责任发声,有让企业和社会改变的力量。……让我们作为求职者,抗议种族灭绝的共犯。是时候来拆穿可持续的谎言了。用我们的声音,来创造一个践踏生命与尊严的企业没有容身之地的社会吧。”
另外也有抗议者来到伊藤忠在东京国际展场的招聘会,揭露伊藤忠的共犯行为。
● 退休劳动者的养老金撤资

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师要求他们的养老金计划从为以色列提供武器的公司撤资。在去年12月的一封公开信中,教师们表示,安大略省教师养老金被投资于武器制造商,包括Lockheed Martin, Northrop Grumman, L3 Harris, Honeywell, General Electric。信中写道:“安大略省教师养老金的这些投资直接导致加沙 7000 多名儿童被杀害,因此我们——以及每一位安大略省教师联合会的领导——都有责任要求这些公司立即撤资该计划。”
Part 2 如何在职场推进抵制、撤资、制裁?

你的雇主可能是一家医院,一家饭馆,一个汽车厂,一间中学,一家科技创业公司,一个公益机构。它可能只有5个人,也可能是有五千人的跨国公司,可能是出名的上市公司也可能是间小店。它可能和种族灭绝政权有深度的勾连,也可能没有显而易见的联系。无论如何,我们的共同心愿都是在职场有更多同事成为一起反对种族灭绝的同行者,让机构成为一个“不容许种族隔离”(apartheid free)的地方——尽管根据国情和劳动者现有的组织程度,能预期和尝试达到的目标都需要具体分析(如果你对老板和职场的改善不抱有希望,请移步第三部分。)


可以利用职场做什么?

● 如果有巴勒斯坦/穆斯林/阿拉伯同事,与你的职场切身相关的就是要求你的雇主考虑阿拉伯、巴勒斯坦和/或穆斯林同事,以及他们目前可能正在经历的各种形式的悲伤、创伤、痛苦和疲惫。 也许可以为他们提供反思事件的空间、心理健康支持资源、休息时间等。
● 如果你的雇主和以色列的企业和机构有直接的共谋关系,让同事知道有抵制运动的存在,推进BDS——即便在起初,大多数机构可能都不愿意实施BDS、或者认为与自己无关。
● 考虑做吹哨人,通过匿名方式向公众揭露公司的问题。(比如由IOF前军人组成的人Break the Silence, 员工流出纽约时报内部记录)
● 如果你是工会成员,利用工会推动BDS动议,表明对巴勒斯坦解放的支持。
职场BDS,怎么搞?

许多人以个人名义抵制声明支持以色列的品牌,但消费者抵制行动只有作为集体行动才能发挥最大效力。而 BDS 不仅仅是消费者抵制行动。 与我们个人的投资和购买相比,更重要的是在一个组织、工会或联盟中开展工作,组织有效的、战略性的运动。
一些建议

● 研究:留心公司里有采购哪些抵制对象、有哪些与犹太复国主义集团的利益关系
● 有策略性地选择目标:不仅考虑一个BDS对象的共谋程度,也需要从容易实现的目标开始。也许要求公司不再采购惠普设备和要求公司不再与黑石合作相比,前者会更容易。那么就可以先从抵制惠普开始。
● 绘制权力分布图:谁是决策者,谁最有资格向他们施压,我们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向他们施压?你在内部有盟友吗?你认为会遇到什么样的反对派,如何提前做好准备?还包括制定教育策略、活动升级时间表,以及为某些行动有策略性地选择日期。
● 试探性的请求:我们可以先尝试私下写信给采购部门,看看他们是否可以选择其他电脑供应商而不是惠普,或者要求商店不再上架以色列产品。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较小的社区,在升级为更大规模的施压之前,准确的信息和有说服力的道德呼吁没准能让抵制被决策者接受。
● 通过对话了解同事的立场:我们可以把同事分类到一个同心圆的几个圈层:处于核心的是那些能最积极地让其他人参与进来的同事;外面一圈是积极分子,你可以指望他们与同事交谈;再往外是支持者;再往外是有可能会支持的人;最后是我们不应该关注的反对者。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展开对话时,可以先试着了解不同同事在这个同心圆上的位置。
● 一起制定行动方案和下一步(比如在会议提出动议)讨论管理层可能的反应。
这不仅仅关乎一次行动。这是一个过程,帮助同事一起成为组织者,建立一个持续的沟通网络,努力在同事之间建立信任,以便在今后讨论棘手的政治问题。你在为自己制造一个职场环境,让大家能够为影响深远的政治问题挺身而出。


如何谈论巴勒斯坦和BDS?

场合:邮件、休息时间、讨论会…
撰写信息/开始谈话之前的一些问题: 你身处什么样的工作环境?职场的价值观是什么? 如何与同事建立联系,让他们感到巴勒斯坦事业与他们切身相关?你的同事中是否有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行动者?你的同事中是否有可能对巴勒斯坦不甚了解,但对种族主义、警察暴力、言论自由的侵犯感到愤怒?
思考你和/或你的工作场所所拥有的权力或影响力,这也是一个思考长期策略和变革的机会。


对话的元素

元素1. 巴勒斯坦当前的局势。
● 加沙正在发生的种族灭绝,而世界各国领导人却沆瀣一气。对加沙的军事袭击造成了巨大的生命损失,三万多人丧生,还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困在废墟中,生死未卜。以色列惩罚性地切断了加沙的水、电、电力和燃料,迫使 110 多万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他们在教堂、清真寺和医院寻求庇护时遭到轰炸和杀害。 医务人员、记者、人权工作者及其家人成为袭击和杀害的目标,数以千计的儿童也遭到杀害,数百名儿童成为孤儿,他们是家庭中唯一的幸存者。 这是在企图消灭巴勒斯坦人,将他们永远赶出自己的土地。
● 必须记住,以色列在 75 年前对巴勒斯坦实行殖民统治,在 56 年前军事占领加沙,自 1993 年以来对加沙实行封锁,在过去 17 年中对加沙实行海陆空全面围困。 自实施围困以来,以色列已对加沙发动了六次大规模军事袭击。 现在是巴勒斯坦人为所有人争取充分权利和自由的时候了。
● 而当试图讨论这些问题的真相的时候,巴勒斯坦人和支持者的声音却被压制、遭到诽谤,成为攻击的对象。
元素2. 为什么和我们有关?
● 结合自身行业的特性,和同事讨论自己的行业如何助长或反对着当下的种族灭绝,以及巴勒斯坦的同行的困境,比如技术的非中立性和科技工作者的责任、违背职业规范传播谎言的媒体操作、加沙被轰炸的每一所大学和被剥夺的教育空间、快餐店支持乌克兰却给以军送免费餐的自相矛盾、巴勒斯坦女性在种族灭绝中的生育环境、儿童的战争创伤、被轰炸的医院和被以军阻挡抵达伤员的救护车、巴勒斯坦的饮食文化和以色列对这些文化的挪用、巴勒斯坦被掠夺的油气资源和被破坏的农地、巴勒斯坦被偷走的土地和将它们重新贩卖的美国房地产业,以色列对国际人权法的践踏,等等。
● 我们的责任:放大巴勒斯坦人的声音,冲破对大声说话的恐惧。巴勒斯坦人都在抹杀中坚韧不拔,我们应该尽力在自身的环境里做对的事。
● 私密的交流和脆弱的表达:你个人因这些事件而经历的恐惧、悲伤和/或痛苦。你也可以把自己和同事的亲身经历,特别是那些关乎正义与不公的经历,与巴勒斯坦人的社会经历相联系。
● 你在工作场所作为团队成员所感受到的支持,这让你有信心提出这个话题。或者你在工作环境中感受到的孤立感,这种孤立感促使你大声疾呼。当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倡导者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惩罚,当巴勒斯坦人仍然因为说出自己的真相而被解雇、被压制、被定罪时,我们需要和他们站在一起。


元素3. 化悲愤为集体行动
● 理解巴勒斯坦人的诉求——结束种族隔离,结束对加沙的封锁,结束军事占领,完整的社会政治和经济权利与自由,难民的回归权,停止监禁和折磨,停止对宗教圣地的亵渎,停止审查。把这些诉求放在行动的中心。
● 和同事商量对于当前阶段合适的BDS诉求。写一份面向决策者的请愿书/动议。
清楚阐述:

● 清楚巴勒斯坦斗争的原则。这是一场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定居殖民计划的全球斗争,而不是犹太人和阿拉伯/穆斯林的冲突。小心那种“双方冲突”的框架,因为权力并不是对称的。
● 清楚巴勒斯坦人在占领、封锁、种族隔离隔离和迫害下的自卫权。
● 小心那些试图让你出于愤怒而作出反应的行为。
如果你的行动受挫,不用感到气馁,因为这个过程中的对话、学习和积累的经验都不会白费。
维权:如果你的老板因为你表达了对此事的看法而对你进行报复、工作受到威胁,请将一切记录在案,并尽快向相关组织寻求资源和法律支持。
Part 3 目前没希望的职场 For Workplaces That Look Hopeless Now

因为有些职场缺席了愿意支持巴勒斯坦团结行动的同事,你可能发现自己是唯一在职场愿意挺身而出的劳动者。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最不想听的就是自己完全无力。不,你的确有能力——但必须要用活跃的态度去做。
或许今天没有愿意行动的同事。但明天呢?或再用个更扩大的视角去看你的工作场所,不只考虑同事,考虑客户、供应者、清洁工、经过的行人和街友?再扩大,把自己的职场视为在地的其中一个能发动抵抗的起点,把自己视为巴勒斯坦自由运动的其中一位成员?
你和你的职场不需要在所谓的前线才能有作用。你也不需要透过工作的手段在你的职场组织或执行团结行动。要发挥创意。趁工作闲的时候偷看或偷听巴勒斯坦的资料。在背景放支持巴勒斯坦的音乐。用粉笔重新布置公司的停车场。休息的时候去外面贴贴纸。当你不把工作时间想成唯一只能用来做工作的时间,你还能做些什么?
都不行的话,还可以支持其他职场和场地的行动。看有没有人需要罢工基金或保释金、纠察线有没有需要的用品、去罢工的人有没有需要照顾的小孩、家人和宠物、行动有没有回报或是独立记者的报导需要宣传等等。
行动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形成的,特别是在职场的行动。当职场一直组织不了的时候,不要为了希望而徒劳无功——相反,权衡行动和行动结果的利弊,把力气放在确实有用处的事情上。


参考阅读:
Olivia Katbi, BDS is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put our solidarity into action – here’s how to win
Palestine Feminist Collective, Palestine Digital Action Toolkit
Labor Notes, How to Have a Workplace Organizing Conversation on Actions for A Ceasefire in Palestine
作者简介:王思杰,自由撰稿人、编辑和译者,专注于推动社会公正,并致力于促进知识的分享和传播。
文章仅供交流学校,不代表日新说观点。

来源:https://view.inews.qq.com/k/20240509A08LL300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广告位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