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回复: 0

当负债千万的中产开始财务自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来自:中国广东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存环境变化越剧烈,越能考验一个家庭的抗风险本领,在一二线城市中产普遍背负的房贷之外,行业衰落、裁员失业、遭遇诈骗、投资失败、创业失败......任何一项都大概引起危机。
危机和风险不停存在,但履历危机之后,怎样自救才是更加根本的命题:

一夜间负债千万
Kelly是85后,上海本地人。她出身平凡家庭,名下有一套浦东的48平米小房。她靠积极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到了年薪五十万,十年前用存款和父母的老房子给他们置换了一套次新居。2016年,新的房屋政策出台,Kelly决定将浦东的小房换成更大面积的房屋,但网签完成后,她曾经投资的一家民间金融机构出现问题,无法按期支付新居的首付款。瞒着家人,她申请了信用贷。
同一时间,Kelly职场人际关系也出现了问题,她离开了原来的公司,找新工作时的状态不尽人意,最后谈下来的年薪只有20多万。Kelly的老公是事业单元的员工,工资并不高,所以每个月三万的房贷全部压在Kelly身上,这让年薪腰斩的她喘不外气。
而这个时候,Kelly已经欠下了750万的债务。除此之外,她和老公还共同背负着600万的房贷。勉强硬撑了三四个月后,Kelly已经“弹尽粮绝”了。
比起遇到套路贷诈骗的Kelly,因创业失败而负债的丹妮,遭受的打击更彻底。
丹妮是从小被富养大的乖乖女,父母做生意起家,她在大学时就有了的房和车。但父母有很强的控制欲,丹妮从小被打压着长大,她不停非常自卑。“我30岁之前的全部生存都是安排好的,上个好大学,读一个好的专业,毕业后找一个好的工作,然后找一个好的对象。结了婚管好男人,看好孩子,就行了。”
做了一年的全职妈妈后,为了证明自己,并把握在家里的话语权,丹妮2013年开始创业之路,从淘宝童装店做起。家庭背景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她的商业本领,她后来又开了文化咨询公司,并发展出线下实体的书店、咖啡店。
2020年,丹妮注意到疫情期间的风口行业,于是重新开了家公司。前几个月贩卖量非常大,钱来得很快,丹妮在市中心最豪华的5A级写字楼租下一层海景办公室,也着手要在国外找厂房、开公司。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丹妮和朋侪说过,“一千万在我眼里就和一千块是一样的。”
没想到有一天国外的供应商出了问题,风口过去,四面都是危机,丹妮在国内的投资也都没有回报,贷款还不上,资金链断裂,公司缺口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破产,相应的财产都被冻结并刑事立案,他们手头的债务有1800万。
丹妮和老公把能卖的资产都卖了,还上一点国内客户的钱。最糟糕的时候,她卖掉了一个奢侈品包包,用这两千块钱交了律师诉讼费,还在朋侪圈卖掉了半瓶“神仙水”,400块钱。


比起财务自救,心态自救更难比起财务上的自救,心态上的自救反而是更加急迫的第一步。公司破产以后,丹妮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疗愈自己,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并陷入严峻的自我猜疑。“我曾经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如今的自信,是这么多年一块砖一块砖拼出来的。破产之后,这个墙也塌了,觉得自己啥也不是,做什么都不会成功了,这个阶段是最痛苦的。”她没有让父母帮忙还债,希望他们能安度晚年;同时,从心底里,她觉得丢脸,不乐意向父母亲戚妥协。一个做微商起家、卖农产品的朋侪联系丹妮,找她帮忙。一开始丹妮不愿做,“我以前都是流水几千万的人,现在让我去卖几块钱的东西,好丢人啊。”持续了一年多的萎靡不振后,丹妮决定振作起来。“想通了后,我第一个信念就是先让自己站起来,只有这样,才会有转机。”第一场直播,丹妮的直播间一个人也没有,她自言自语地播了两个小时,“大家好,这是山东的大樱桃,这是水晶,这是梅枣......”在朋侪圈宣传时,她还小心翼翼地屏蔽了十几个分组。“先把命留住。”这是Kelly在负债最严峻的阶段不停提示自己的事。
那段时间,她每天下班后就在外面闲逛到破晓,“当时整个人的状态一塌糊涂,没有人可以讲,哪怕是关系最亲近的朋侪。我只能在外面漫无目的地游荡,在马路边上看着车流就想往前冲。实在没有地方逛了,就回到家里,但不进家门,在消防楼道里站着发呆。”她每天破晓三四点才回去,整个人都是恍惚的,体检查出了子宫肌瘤,白头发也不停地长出来。两个月后,在朋侪的帮助下,Kelly向家人坦白了一切。父母把他们住的那套估值400万的房子卖了,帮她还清了一部分债务,自己的父母、婆婆以及Kelly一家都搬到了置换后的三房居住。Kelly把原先的房子租了出去,算上公积金和工资,勉强能够还上每个月的房贷。老公的工资用来负担家中全部日常开销。
“跌落”之后,从零开始中产负债,势必要开源节流。作为都拥有二胎的中产家庭,除了把能卖掉的东西都卖了之外,她们的消费风俗和生存水平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开始“缩着脑壳过日子”。小朋侪的教育环境变化最大。丹妮的孩子从国际幼儿园毕业之后,选择了平凡的公立小学。Kelly让孩子去上私立小学的计划自然没有了后文。另一方面,她们都辞退了家中的阿姨。两个人从以前动辄就买两三千的衣服,酿成逛晚上8、9点钟的超市买折扣产品。Kelly还债最难的时候,生存条件一落千丈,连饭都不吃了。“早饭从家里拿一点,有什么吃什么,中午在单元我就饿着,没钱用饭,只有钱坐地铁上班。假如饿了一天,晚饭就简朴吃点。”从前缺乏财务规划意识的丹妮开始培养自己的理财知识,“哪怕只有一分钱,我也要拿去理财。”如今,Kelly受骗的400万套路贷已经结案,她不必要偿还这部分的钱,余下二次抵押的债务还在等待开庭。金牛座的她笑称,自己的赚钱本领还不错,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靠本职工作攒下了十万块钱。而丹妮的公司在按部就班地打官司清算,她重新开启的创业赚钱计划一点点地步入正轨。虽然每天都要灰头土脸去全国各地跑产地,在地里直播卖水果,但看着银行卡上每天的收入,她觉得很踏实。至今仍未完全完成财务自救的两个人,说出了雷同感慨:她们都庆幸这段惊心动魄的履历发生在40岁之前。波折是对自己的磨砺和沉淀,假如人生当中一定要遭遇一次这样的波折,她们希望越早越好。“现在我仍有信心重新爬起来,无非就是从零开始。”
受访者为化名

图源视觉中国

撰文:ccc


来源:https://view.inews.qq.com/k/20240611A0794F00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